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mei | 26 October, 2010 | 一般 | (5 Reads)
  這一天應該是1923年9月1日。對於上中學二年級的我來說,是個心情沉重的日子。
  暑假結束的前一天,學生們都感到心煩。這一天要舉行第二學期的開學典禮。開學典禮一完,我就去了京橋的丸善書局為大姐買西文書籍。可是丸善書局還沒有開門,只好等下午再來,便回了家。
 

安靜的|雲起,光落|安靜地坐著|音樂的姿彩|麻麻魚|淡了|鳥巢兒|快樂很簡單|假離不開|

 這幢丸善書局的建築物,就在我離開兩個小時之後,竟成為一片廢墟。它那殘骸的照片,作為關東大地震的一個可怕例證,受到全世界的矚目。
  我不能不想,假如我去時丸善書局正開門,我的結果究竟會怎樣。
  大震災當天,從早晨起萬裡無雲,秋季的陽光仍然炙人。十一點左右,毫無任何前兆的疾風突然襲來。這風把我做的風標從屋頂上刮了下來。我不知道這疾風和地震究竟有什麼關係,但是我記得,我上了屋頂,重新安裝風標時還想過︰“今天真奇怪﹗”並仰頭望瞭望碧藍的天空。
  在這次歷史上罕見的大地震發生之前不久,我還和住在附近的朋友從家門前的大街上走過去。
  我家對門有一家當鋪,我和朋友蹲在這當鋪的庫房背陰處,用小石子砸那頭拴在我家大門旁的紅毛朝鮮牛。
  這時,聽到轟隆隆的聲音。當時我穿著粗齒木屐,正拿小石子砸牛,身體搖搖晃晃,根本沒發覺地面晃動。我那朋友突然站了起來,正想問他去干什麼,就看到身後的庫房牆塌了下來。這時我才意識到是地震。
  地面上所有的東西都發了狂,電線被扯得七零八落,當鋪的庫房猛烈地顫抖,把屋頂上的瓦全都抖掉了,濃濃的牆壁也被抖塌,轉眼之間就成了一副木架子。不僅庫房如此,所有人家屋頂的瓦都像篩糠似的左搖右晃,上下抖動,    啪啪地往下掉,一片灰蒙蒙的塵埃中,房屋露出頂架。道統式的建築果然好,屋頂變輕了,房屋也就不坍塌了。
  我還記得,我抱著電信柱承受著強烈的搖晃,仍然想到了這些,而且非常佩服日本式建築的優越性。然而這絕不意味著我遇事沈著冷靜。
  人是可笑的,過分受驚時,頭腦的一部分會脫離現實,想入非非,看起來顯得十分沈著。
  即使我在想著地震與日本房屋構造等問題,下一個瞬間仍然想到了我的親人們,於是拼命地向家跑去。
  我家大門頂上的瓦掉了一半,但是沒有東倒西歪。然而從門樓到門廳的甬路石被兩廂屋頂的瓦全埋了起來,門廳的格子欄杆全倒了。
  啊,都死了﹗
  這時,我心裡主要不是為此悲哀,而是莫名其妙的達觀,站在院子裡望著這片瓦礫堆。
  隨之而來的想法是,自今而後我將是孤身一人了。怎么辦?想到這裡我環顧四周,這時我看到,方才和我在一起抱著電信柱的那位朋友,和他從家裡跑出來的全家人都站在街心。
  沒有辦法,我心想,還是先和他們待在一起吧。當我走到他們跟前時,那朋友的父親正要和我說話,忽又噤口不語,不再理我,直勾勾地望著我的家。我受了他的吸引似的回頭望去,只見我的親人一個不少地從家裡走了出來。
  我眼前彷彿是一場夢。

音樂與心情|如夜飄零|家有賢妻|花神|那水盈盈,草青青!|白色玫瑰|與書對話|犀牛飲水|欣逢桃花源|千年銀杏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