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mei | 6 July, 2010 | 一般 | (8 Reads)

丈夫是什麽?|開始“低碳生活”!|網緣|香菇的營養價值|交給心去作主吧|愛情路,有點霧|放的下一切|聆聽那濤聲依舊|額頭上的傷疤|臥鋪上的回憶|笑對生活,快樂每一天 |寫給自己的忠告|在記憶裡已成永恆|富士康大搬遷|不放棄的奇蹟|暮時分的太湖|風起樹梢|夏日心情|開始自己的方向|一朵雲|那個風吹的季節 |來一場單純的地老天荒|

沒有永恆的青春,卻有永恆的愛戀。沒有最初的顏色,卻有永恆的乾淨。僅以此文送給擁有純淨情感的你,還有文中的她。──題記
1
我得老實承認,我是個多情的人。於是事情儘管過去多年,我還是一直在想,該用什麼顏色的文字,什麼顏色的心情寫下這一段故事來紀念我們那時的愛情。在我的心裡,每當這個節日。回憶就會泛濫成了一條河流,就這樣流過我們走過的山棗村,穿過我們的那個絲瓜溝,又繞過了我們分別的那個地方。我們的河流乾淨透亮,我們的回憶乾淨透亮。我說過不要回頭,於是我虔誠祈禱我們心裡的河流朝兩個相反的方向流去今生今世,流向來是來生,再也不要相見,再也不要想念。
2
梅子熟,梅雨下
  鄰居花姐忙出嫁
  雄黃酒,苦艾澡
  一年平安沒煩惱
  ……
  端午節是家鄉的大節了,梅子熟,但水稻正揚花,農人沒事,媒婆便忙著為某家的花姐姐說嫁,即訂親,一旦訂了親,便在這一年的秋收後正式出嫁。在端午節喝了雄黃酒,除濕祛病,這當然是大人們的事,我們小孩就要用苦艾煎水洗澡,一年不會生瘡。
  國小四年級,我十二歲。端午節前一天,學校放了假。
  “虎子哥,我跟你一塊去采苦艾。”
  英子與我同年同班,小我三個月,可說心裡話,我對英子沒好感,儘管我們是最近的鄰居,儘管她教我記一道歷史題五遍我還是搖頭她也不生氣,還教我第六遍,但我還是厭煩──厭煩她那一頭又少又黃的頭髮,她卻還偏要結成兩個小得不能再小的辮子,小辮子還偏要插上兩朵小黃花,在我眼前一晃一晃的。
  “吃了早飯我就來叫你﹗”不等我回答,兩個小黃辮一晃便不見了。
  我快步走在前面,我不想那小黃辮在我眼前晃來蕩去的。
  “為什麼要跟我?”我凶巴巴地問。
  “有你,我就不怕黃鋒與山鼠……”英子氣喘吁吁的,但沒有不快,倒好像挺感激我。
  小男子漢的自豪與一種叫“憐香惜玉”的東西同時從心底層涌起,我把英子讓到了前面,小黃辮晃得我眼花撩亂,心潮蕩漾。
  絲瓜溝的苦艾可真多呀﹗英子歡叫著撲向苦艾時,我一副老爺像地坐在溪邊大石頭上,竟入夢了。

  “虎子哥,虎子哥……”英子輕輕地喚,苦艾苦澀的香味把我吵醒。
  英子捧一大掬苦艾放在我鼻前,苦艾的綠染濕了她的雙手,像極了兩面三刀片翠青翠青的葉子,我接過苦艾時碰到她的手也明顯感受到了葉子的柔嫩……露水打濕了她的小黃辮,也漾滿了她的小酒窩── 我罔顧危險爬上山崖摘下兩朵黃的眩目的小花插到英子的小黃辮上,英子清甜清甜的歌便滑了出來︰
  “梅子熟,梅雨下喲
  鄰居花姐 ──忙出嫁嘿
  雄黃酒,苦艾澡喲
  一年平安沒煩惱喲……”
  這小妮子,真是太甜了……
  我知道這不是人們常說的愛情,但我的歷史成績真的突飛猛進了,英子只須講一遍甚至只需旁敲側擊一下我就會記下了,包括英子教我進的神態。
  六年級端午時,再到絲瓜溝折苦艾。
  “英子,長大了你做我的媳婦吧﹗”我的語氣像她當年要我帶她來絲瓜溝一樣沒得商量。
  “我才不呢?”英子的小黃辮從我眼前一晃,回過頭,眼睛一眨一閃,臉紅到了酒窩窩裡。
  英子以班上的最高分考上了中學。英子爸說女孩讀那麼書干啥,關鍵是會煮菜會洗衣,長大了還不是嫁給別人。
  我初三那年,栗子沖的一個獵戶用兩千元彩禮把英子從她爸手中接走了。我讀高中時一次回家,聽媽說英子命真好,生了雙胞胎。期末再回家,聽媽說因為要修電站,栗子沖的人全搬走了,英子在我們村沒了親人,沒有再回來過,也不知搬去了那裡……
   3
明天又是端午,我還得在教室裡給我的學生講歷史,講端午,講屈子;自己這段歷史卻只能在這夜深人靜時流露於筆端︰英子去了那裡我不知道,只是想,英子若順順當當,小孩怕是有我們當年去絲瓜溝時的苦艾般高了。
4
今天,我對自己說,寫些文字,不是為了紀念,不是為了贖罪,因為沒有別的更好的模式來告訴世界和告慰自己︰彼時,我是乾淨的少年;彼時,你是乾淨的女孩;彼時,我們是乾淨的愛戀。愛情最初的顏色,當時年紀小沒注意,如今便是使了勁地回憶,也猜不出是哪一種。於是,今天之後,我也發願不再提起我們的彼時,包括文字,包括歌聲,包括苦艾。亦包括就這樣分別數年的光陰裡產生的美麗憂愁──不再要記得我們的好我們的壞我們的一切──我們乾淨的愛情我們寧願讓它錯過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