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mei | 23 March, 2010 | 一般
  如果說
痛快的哭一場
是不是就能夠變堅強

如果說,相遇就是緣份,那麼我們是因為緣份相遇的嗎?聽到緣份這個詞,讓我覺得蒼白無力。
相遇的那一瞬,海淡淡的說,你相信緣份嗎?於是開始了一段邂逅在夏未的愛情。

點上一壺Espresso,坐在咖啡裡聽著悠揚的音樂。思緒不斷的反覆,就像一部老電影,不停的播放,有些感慨,有些惆悵。

海對我說,他很相信緣份,能夠在茫茫人海中遇上,不是緣份是什麼。每當他說起緣份,我總會想,那麼是緣份,是否也會有個盡頭?我想起漫天炫爛的煙花,在天空留下的奇跡,卻又仍然剩下孤寂的天空。

海是個很霸道,又很孩子氣的男子,也是個很小氣,很現實的男子。他的霸道很專製,撒嬌又讓你哭笑不得,小氣又氣得你牙痒痒又不能發作。海總是問我像他這樣的男子,到底愛上他什麼?是啊,我到底是愛上他什麼。也許他真的沒有特殊的地方,可是卻如此讓我在乎。海說是說他什麼都明白。

可是海可能不明白,關於我的在乎,關於我的感情。他說,魚魚你是冰冷的,和冰水一般冷,讓他感覺不到溫暖。我知道,海是個需要溫暖的男子,如同一杯熱咖啡帶給心靈的溫暖,或是兩塊方糖帶給咖啡絲絲甜意。那麼,當冰水遇上熱咖啡,是怎么樣的結局?是要咖啡溫暖冰水,還是冰水凍傷了咖啡。我想海是期盼的,期盼那一份溫暖。

我開始難過,一杯冰水怎么能給咖啡溫暖,我開始問很多人,問他們怎么辦,問他們咖啡需不需要冰水。後來有一天,有個人告訴我,你其實已經不是一杯冰水了,如果是一杯冰水,就該明白該怎么辦,冰水是冰冷透徹的。那我是什麼,介於冰冷和火熱中間嗎?可還是不夠,不管怎么努力。海要的不只是這些。

我想,我應該是福祉的,因為我在海的身邊,福祉就從中滋長。其實我要的真的不多。如果還可以再貪心點,我只希望我可以給海帶來些快樂,可是我,做到的卻好少。

海說,魚魚,我曾想過我以後生活中的女人是個很溫柔體貼善解人意的女人,懂得照顧我。他說的時候很溫暖。

我就問,那和我一起,有沒有後悔,我不是那樣的女子。

海就會看著我說,沒有。

我知道,也許那不是後悔,只是緣份讓一段本該完好的愛情出現了些遺憾,不然為什麼會有天意弄人的字句?

在海眼裡,或許我還小,還是個孩子,所以,他很照顧我,對我很好,海對我說,他很愛我,愛到放棄了一個會照顧人的妻,而做一個會照顧我的男子。海說,我像個孩子,有時很可愛。

而我想說,其實我不想做個孩子,那樣照顧不了你,還是做個女人好。你就不會期盼溫暖。也不會離開我。

我記得海說會一生一世愛我,記得海抱著我的氣息,惟恐失去的樣子,想把彼此的呼吸埋進自己的骨子裡一輩子都不遺忘。記得每次他生氣,開心,耍賴,撒嬌的樣子,記得他說我愛你時的溫柔。

可你卻在承認愛我時準備離開,多么諷刺。

海說,魚魚,我無法給你福祉,也許你還小,等你大了才知道這一切多么不值,你會找到更好的男子,過上你想要的生活,而我不是那個男子。海說,不會忘記魚魚,一個曾佔據心靈的女孩,可卻給不了福祉。

你的無助和心痛,也是我的無肋和心痛。

我說,為什麼非要這么說,我要的福祉只是你在旁邊,你說的那些只是逃避,你說你什麼都明白,但你到底是明白了什麼?

我說不會,不會,我永遠都是愛你的,我不要別的男子給我帶來福祉,他們帶不來的,他們都不是你,都不及你。

海沈默了許久說,你真的願意和我這樣的男子一輩子?

我說,是。

我好怕,那一個轉身,這個世界上就只有我一個人,再也找不到海的影子,我又開始孤寂。

你還是屈服了,抱著我,疼惜的樣子,說我好傻,跟我說沒事了,不要哭了。

我哭著說,你騙人,你騙人。你答應我兩件件,第一,你不要騙我。第二,你不要離開我。若是答應了,就是不離開我不是騙我的。

你說,好我答應你。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,傻東西,別哭了,再哭我就反悔了。

我說好。

我不想一個人在這個世界,沒有你的影子,我無法安心。

如果沒有你,有全世界又如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