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mei | 23 March, 2010 | 一般
    蘋果熟時
開始的開始,是我們在唱歌.最後的最後,是我們在回憶.蘋果熟時,我們就將離去。
----------題記
我不知道每一天當太陽落下地平線時,是一種怎樣的感覺.我愛陽光,我把每一天能看見陽光視為一種福祉,把能站在陽光下看作一種快樂.我愛夏天,因為有紅藍白的印襯,有宣泄的大街,有一顆對應天空的心情,有午覺睡醒後,那一束溫暖的陽光.
我想讓這個世界寧靜,但卻發現自己的心無時無刻不在喧嘩,這個世界有太多的誘惑,我們每天都在為這些誘惑奔走,忙碌.偶爾感覺到自己有點累,也許真的應該放棄一些什麼,但當又一天的第一婁陽光落下,自己卻又像一個陀螺似的開始轉動。
朋友告訴我,“他想到一個沒有人認識他的地方住下,再也不出來,”我笑了笑,但眼裡卻流過一絲難過。也許,當我們能站在這片大地上無憂無慮的自由呼吸時,我們就已不再屬於這個世界。但我還是努力的告訴自己,要對世界充滿希望,可希望的背後卻是更多的失落。
我愛天空,因為它晶瑩透明,我愛大海,因為它平靜碧藍,我愛草原,因為它廣闊無垠。我發過誓,要用青春把福祉建築在這日夜覓想的夢地裡,但今天,我的青春作為福祉的代價,被鎖在一個所謂來之不易的漂亮玻璃漂流瓶裡,愛,在這裡消逝。樂,在這裡逃走。心,永遠的在這裡死去。
所以我固執,我叛逆。我以我的模式生活,在別人眼裡我不學無術,但至少我覺的我活得想自己。我不愛說話,這讓我自己也捉摸不透自己。朋友們了解我,這也是唯一讓我感覺福祉的地方,同時也是我歉意的地方,因為他們總是為我操心,老大不止一次讓我覺得他像老太太一樣絮叨,“要是我能把你和小p換個各就好了,我來這個世界上的任務就完成了,”一句聽了千百遍的話,到了耳邊仍有一種觸心的感動。
小p總是喜歡和我吵嘴,但時常我只是看著他不答話,可能讓他有一種自言自語的感覺,然後便很沒趣地走了,走道半路還會轉過頭來對我做個鬼臉,這會讓我很少有表情的臉上多一點色彩。其實我很羨慕小p,也很佩服他,羨慕他對生活的樂觀,佩服他對生命含義的理解。他時常會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,然後裝作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對我說;“ 青春是用來揮霍的,你不是要把青春留起來等到六十歲再用吧。”我很想告訴他,我也想像你一樣事無記旦的大笑,像你一樣用玩世不恭的生活態度來對待最嚴肅的生活,可每當我強迫自己很放肆的笑時,臉就像凝固了般,毫無一絲想動的痕跡。
夏天就要到了,為它沉靜了一季的花朵又揚起生命的色彩。這讓我回想起童年,那無憂無慮的時光,藍色的底,綠色的面,對世界沒有太多的疑問,有的只是那只到現下也忘不了的機器人,和夢裡青蛙王子童話,想想很傻。後來長大了,學會了思考,才發現,單純也是一種福祉。
我會在18歲的那一年離開這裡,帶著我最大的背包,裝著我的夢想,到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去,去找尋真正屬於自己的福祉。有時候真的很感謝老天,賦予人類想像的能力,至少這可以讓我想到會有屬於我的福祉。

mei | 23 March, 2010 | 一般
  如果說
痛快的哭一場
是不是就能夠變堅強

如果說,相遇就是緣份,那麼我們是因為緣份相遇的嗎?聽到緣份這個詞,讓我覺得蒼白無力。
相遇的那一瞬,海淡淡的說,你相信緣份嗎?於是開始了一段邂逅在夏未的愛情。

點上一壺Espresso,坐在咖啡裡聽著悠揚的音樂。思緒不斷的反覆,就像一部老電影,不停的播放,有些感慨,有些惆悵。

海對我說,他很相信緣份,能夠在茫茫人海中遇上,不是緣份是什麼。每當他說起緣份,我總會想,那麼是緣份,是否也會有個盡頭?我想起漫天炫爛的煙花,在天空留下的奇跡,卻又仍然剩下孤寂的天空。

海是個很霸道,又很孩子氣的男子,也是個很小氣,很現實的男子。他的霸道很專製,撒嬌又讓你哭笑不得,小氣又氣得你牙痒痒又不能發作。海總是問我像他這樣的男子,到底愛上他什麼?是啊,我到底是愛上他什麼。也許他真的沒有特殊的地方,可是卻如此讓我在乎。海說是說他什麼都明白。

可是海可能不明白,關於我的在乎,關於我的感情。他說,魚魚你是冰冷的,和冰水一般冷,讓他感覺不到溫暖。我知道,海是個需要溫暖的男子,如同一杯熱咖啡帶給心靈的溫暖,或是兩塊方糖帶給咖啡絲絲甜意。那麼,當冰水遇上熱咖啡,是怎么樣的結局?是要咖啡溫暖冰水,還是冰水凍傷了咖啡。我想海是期盼的,期盼那一份溫暖。

我開始難過,一杯冰水怎么能給咖啡溫暖,我開始問很多人,問他們怎么辦,問他們咖啡需不需要冰水。後來有一天,有個人告訴我,你其實已經不是一杯冰水了,如果是一杯冰水,就該明白該怎么辦,冰水是冰冷透徹的。那我是什麼,介於冰冷和火熱中間嗎?可還是不夠,不管怎么努力。海要的不只是這些。

我想,我應該是福祉的,因為我在海的身邊,福祉就從中滋長。其實我要的真的不多。如果還可以再貪心點,我只希望我可以給海帶來些快樂,可是我,做到的卻好少。

海說,魚魚,我曾想過我以後生活中的女人是個很溫柔體貼善解人意的女人,懂得照顧我。他說的時候很溫暖。

我就問,那和我一起,有沒有後悔,我不是那樣的女子。

海就會看著我說,沒有。

我知道,也許那不是後悔,只是緣份讓一段本該完好的愛情出現了些遺憾,不然為什麼會有天意弄人的字句?

在海眼裡,或許我還小,還是個孩子,所以,他很照顧我,對我很好,海對我說,他很愛我,愛到放棄了一個會照顧人的妻,而做一個會照顧我的男子。海說,我像個孩子,有時很可愛。

而我想說,其實我不想做個孩子,那樣照顧不了你,還是做個女人好。你就不會期盼溫暖。也不會離開我。

我記得海說會一生一世愛我,記得海抱著我的氣息,惟恐失去的樣子,想把彼此的呼吸埋進自己的骨子裡一輩子都不遺忘。記得每次他生氣,開心,耍賴,撒嬌的樣子,記得他說我愛你時的溫柔。

可你卻在承認愛我時準備離開,多么諷刺。

海說,魚魚,我無法給你福祉,也許你還小,等你大了才知道這一切多么不值,你會找到更好的男子,過上你想要的生活,而我不是那個男子。海說,不會忘記魚魚,一個曾佔據心靈的女孩,可卻給不了福祉。

你的無助和心痛,也是我的無肋和心痛。

我說,為什麼非要這么說,我要的福祉只是你在旁邊,你說的那些只是逃避,你說你什麼都明白,但你到底是明白了什麼?

我說不會,不會,我永遠都是愛你的,我不要別的男子給我帶來福祉,他們帶不來的,他們都不是你,都不及你。

海沈默了許久說,你真的願意和我這樣的男子一輩子?

我說,是。

我好怕,那一個轉身,這個世界上就只有我一個人,再也找不到海的影子,我又開始孤寂。

你還是屈服了,抱著我,疼惜的樣子,說我好傻,跟我說沒事了,不要哭了。

我哭著說,你騙人,你騙人。你答應我兩件件,第一,你不要騙我。第二,你不要離開我。若是答應了,就是不離開我不是騙我的。

你說,好我答應你。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,傻東西,別哭了,再哭我就反悔了。

我說好。

我不想一個人在這個世界,沒有你的影子,我無法安心。

如果沒有你,有全世界又如何。

mei | 23 March, 2010 | 一般
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,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。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!